足球盘口软件
当前位置: 足球盘口软件 > 中国军情 >
你还记得曾经的新兵连班长吗,新兵入营自我介绍

图片 1

图片 2

问:从一名士兵到一名将军需要多少年?

问:你还记得曾经的新兵连班长吗? 俗话说,当年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能入伍参军是每个热血男儿应尽义务。对于新兵来讲,入伍第一天接触最多的就是班长,他应该是咱们军旅生涯的第一位引路人吧。小编1996年入伍,武警四川总队重庆支队(1997年直辖后更名武警重庆总队),班长姓郎,浙江永康人,入伍时他是我的新兵连班长,下连队后我们恰好又分到一个中队。那个时候的部队,挨揍挨骂是家常便饭,可我们班长不但不打人,对战士们也是关爱有家,对大家向来都是和风细雨,加上他人长得高高帅帅的,皮肤又好,当时心里那个高兴啊:幸亏分来一个好的帅班长带咱……班长1997年退伍,那个年代没有QQ、没有手机,全凭家庭住址联系,退役后我们通过几次信,后来就断了联系。2006年,我去浙江宁波工作,又想起班长,于是通过各种关系找他,部队的、乡镇的,包括打114查询当地村里电话,可因为他们那行政区域调整,他们村都不在了。后来通过浙江某部队好友的帮忙,终于联系上了班长,我还专门跑去永康跟班长及他们同年兵会了一次面。近十年没见,生活历练让班长变得黑了、发福了,但人到中年身材走样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批同年兵全都发福了。祝老班长生活顺利、家庭幸福。

“大家好,我是邵将,来自……”

“对,你没听错,我不叫中将、上将,就叫邵将。”

图片 3

图片 4

“什么?少将?”“还有将军来新兵连呐?”“这也太年轻了吧?”

自打入伍来,不知道多少次,报完姓名后我都要习惯性再解释一句。谁让我有个牛气名字呢。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成为一名将军,这是每一个军人的最大愿望!

经过部队生活的军人,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这是新兵从戎生活的第一任老师,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新兵时期的新兵班长很是重要,素有‘军中之母’之称。

自打入伍来,不知道多少次,报完姓名后,邵将都要习惯性再解释一句。你还别说,有关他的名字还真是有不少故事呢!

我这名字的由来,追根溯源应该是爷爷的功劳。

记得我从入伍踏入军营的那一天起,我的顶头上司就是班长,班长上面是排长,排长上面是副连,副连上面是正连,新兵连三个月,连长就是我见过最大的官,我们习惯称为连首长,新兵训练结束时,我们到团部训练场上搞军事训练汇报表演,在几千人的训练场上,见到了团长和政委,他们站在阅兵台上,我们全副武装列队站在训练场,隔了有几百米的距离,几千人的队伍,只听团长一声令下,队伍整齐划一,口号声,喊杀声不绝入耳,我那时想,当个团长真好啊,这么大的权力,几千个指战员都听从团长的命令,真牛!

我的新兵班长名字叫杨秀中,政治上合格,军事素质也是很过硬的。新兵连结束后,我分配到了另一个连队。由于军新成立装甲步兵团,我们这个连整编到这个部队:坦克四师装甲步团,从驻地吉林通化调入到了辽宁抚顺的628厂,从此,再没和新兵班长有什么联系…

我的名字叫邵将

爷爷崇尚军人,于是给三个儿子立下规矩,出生的孙子按照年龄顺序分别以“帅”“将”“尉”为名,爸爸和伯伯们也当过兵,都欣然接受。

下到老兵连后,我有幸借调到政治部干部处工作,才知道提拔职务时从排长往上提都是有任职年限规定的,如果想成为一名将军,从排职干起,依次是副连、正连、副营、正营、副团、正团、副师、正师,副军职就是将军了,如果每个职位干三年,从排职干到副军职就是三十年时间,这期间,得需要多少的努力才能顺利干到正师职,到提拔将军时,不知又还有多种内在的、外在的因素在里面,也许,你是个幸运的干部,能有佩戴少将军衔的机会!

新兵生活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除新兵连连长名字忘了外,还记得新兵排长是四川籍的熊炳生,新兵连政治指导员是多才多艺的董长义。

■邵将口述 江中舟整理

父亲排行老三,大伯二伯比他年长不少,正常情况下我这个“少尉”是当定了。没承想,峰回路转,二伯家生了个闺女,于是,作为第二个出生的男孩,我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少将”。

当兵第三年,我在机关工作时接触到一名正师职首长,由于我经常去给首长送文件,我知道这位师首长已达到在部队最高服役年限,有一天,我去师首长办公室送文件时,师首长指着身上的军装,感慨地和我说,还有几天我就要退休离开部队了,我一辈子在部队当兵,部队就是我的家,多么想留在部队啊,但我的职务上边就是少将了,谁不想当将军?这对多少个军人来说,就是个梦啊……

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新兵连的干部和班长都是过硬的、优秀的,具有革命军人的优良传统和基本素质,带领我们正确的迈好了新兵军营第一步。

“对,你没听错,我不叫中将、上将,就叫邵将。”

也许是名字的引导,我打小就心怀军旅梦。大学时,听闻征兵的消息,我便立马报了名入伍,终于实现戎装在身的梦想。没想到,到了军营,我这名字还引来不少趣事。

各位朋友,各位战友,写到这里,你们就知道要想成为一名将军是多么的不易了…

又快到了一年一度的八一建军节,这里我祝福我的战友:生活幸福健康永远!

自打入伍来,不知道多少次,报完姓名后我都要习惯性再解释一句。谁让我有个牛气名字呢。

按照惯例,入营当晚,新兵连里组织自我介绍。

成为一名将军,是所有军人的梦想,如果你有梦想,依我之见,还是先踏踏实实地从最基层干起吧,因为,每一个将军的成长,都是从基层干起的!

我至今清晰记得新兵连班长,他叫张洪亮,河南辉县人。在我新兵下连后当年,他考到南京炮兵学院。张班长是我军旅生涯的引路人,在他的帮助与激励下,后来我也考上了军校,因此,尽管过去好多年了,我一直非常惦念老班长,不知道如今你身在何处,是否平安与幸福。

我这名字的由来,追根溯源应该是爷爷的功劳。

“大家好,我是邵将,来自……”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更多关于参军入伍、考军校、考选士官等在部队后续发展话题,我将尽我所能为您咨询解答,欢迎战友们朋友们关注我,愿与你一起分享,谢谢!

我是1993年12月8号抵达到北京延庆县西二道河乡部队驻地,当时已经是深夜。第一顿饭是面条,但是当时没有看到班长,因为我们内蒙古籍新兵是第一批到达,后续还有辽宁本溪、江苏高邮、河南滑县三批兵,到齐后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爷爷崇尚军人,于是给三个儿子立下规矩,出生的孙子按照年龄顺序分别以“帅”“将”“尉”为名,爸爸和伯伯们也当过兵,都欣然接受。

“什么?少将?”“还有将军来新兵连呐?”“这也太年轻了吧?”

雄兵百万,将军立于金字塔之巅。从士兵到将军需要20至37年时间。

我军的军官军衔制度,我军军官衔分为3等10级,即将官3级(上将、中将、少将)、校官4级(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3级(上尉、中尉、少尉)。

每一个级别的提升正常情况下需要3至4年,在立功受奖或者作出突出贡献时可以提前晋职晋衔,也就是说2年左右也可以提升,这样跨越这10个等级最快也就是20年,慢的话需要40年。

一个战士假如18岁入伍,然后考军校或者提干后,一路顺畅提到正师级,正师级可以最高服役年限是55周岁,这样他要想当将军,就必须在55岁完成,从18岁到55岁,这是37年。

我国第一位航天员杨利伟,,1988年获得中尉军衔,2008年升为少将。杨利伟因为是中国第一个宇航员,在大校和少将的晋升上属于特别案例,其他军人除非是有特殊的战功,否则不可能在20年内从军校毕业生升到少将。

电磁弹射之父、核潜艇技术专家马伟明院士,1982年从海军工程学院毕业,2002年晋升少将,大概也是20年时间。马伟明院士先后荣立两次一等功,拥有无数科技创新成果,一人可顶十个师,他使我国的航母技术提高了10到20年。他这个少将军衔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是这样的,在我军历史上前后实行过两次军衔制,其中:

在1955年到1965年的首次实行军衔制时,当时被授予少将军衔最年轻的是我军第一个机械化师的师长吴忠,时年33岁。吴忠13岁即参加红军,25岁时就担任团长,在晋冀鲁地区的章缝集战斗中英勇善战,大为扬名。建国后,即担任了我军第一个机械化师的师长。可以看岀,吴忠从战士入伍到升为将军,一共才用了20年时间。吴忠也是迄今为止我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军。

而在1988我军恢复实行军衔制后,当时被授予少将军军衔最年轻的是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曹雪涛,时年40岁。曹雪涛1981年入学参军,2003年担任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副军级),两年后的2005年被授予技术少将军衔。可以看岀,曹雪涛从入学参军到升为将军,一共才用了24年时间。

也就是说,在我军的历史上,从战士到将军最快的也要20年时间。

当然,那都是比较特别的情况了。那么,就和平时期的正常情况来说,从战士到将军通常需要多少年呢?

大家知道,我军1988恢复实行的军衔等级为11级,而到了1994年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取消了一级上将军衔。因此,目前我军的军衔等级分为10级,由低到高为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大校、少将、中将、上将。

而根据我军平时军官晋衔期限的规定:少尉晋中尉3年;中尉晋上尉、上尉晋少校、少校晋中校、中校晋大校各4年;大校至上将军衔实行选升,也就是说没有时间限定。

由上述期限可以看出,一名义务兵入伍或入军校学习3~4后担任军官,授予少尉军衔,其后按正常的职务或军衔每4年晋升一级的时间累加,则为:少尉3~4年+中尉4年+上尉4年+少校4校+中校4年+上校4年+大校4年。这也就意味着从战士到将军最起码需要28年时间。换句话说,如果你是18入伍,在军旅生涯中成长历程正常,那么到了46岁左右就可以成长为一名将军了。

和平时期,46岁能够成为共和国的将军,这可以说是很优秀的指挥员了!

★在和平时期,我军的士兵到将军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选出来的。比如今年3月11日在北京逝世的,国防大学原校长邢世忠将军,1938年9月生人,1953年入伍,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用了35多年。这期间,邢将军历任排长、参谋、营长、副处长、团长、处长、师参谋长、师长、军长,兰州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

不过,据公开资料显示:邢将军“1979年任师长,军长”,如果按照我军“正师职为大校或少将”的规定,理论上邢将军入伍25左右可授将军衔了。只是,我军于1965年取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衔制度,直到1986年下半年,随着军队建设的需要,中央军委常务会决定实行新的军衔制。1988年7月1日,规定军官军衔设3等11级:一级上将、上将、中将、少将;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1994年5月12日,修改后的现役军官军衔设3等10级,即取消原条例中的一级上将军衔,明确规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不授予军衔”,“副主席的职务等级编制军衔为上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当然要能当上将军的士兵,那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想只能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吧,正常情况来说,和平时期至少要30 年。

下面我具体来跟你算一下,假如是部队生长干部出身,我以军事干部为例:

十八岁当兵,三年后再上军校,军校又三年,毕业后24周岁了。再两年排长、两年副连、三年正连,已经31岁了;再两年副营、三年正营,36岁了。

正营以上,按照平均每个位置上干满3年,分别还有4道坎(副团、正团、副师、正师),最快的也要12年后才能升任为将军,而这时他已经有48岁了,这当然这已经是很快的了。

这么说来,从一名士兵到将军,最快的估计也30年了,这只是理论上计算。

当然,上面只是以干部行政职务来算的,这与军衔并不能直接划等号,我们通常说一个人是将军,是以他的军衔说的。

事实上,和平时期军官军衔晋级的期限,是这样规定的:少尉晋升中尉,大学专科以上毕业的为二年,其他为三年;中尉晋升上尉、上尉晋升少校、少校晋升中校、中校晋升上校、上校晋升大校各为四年;大校以上军衔晋级为选升,以军官所任职务、德才表现和对国防建设的贡献为依据;

而战时军官军衔晋级的期限可以缩短,具体办法由中央军事委员会根据战时情况规定。要按照军衔来说,一名士兵当上将军至少也要30年。

在部队里,通常也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提升快的,军衔跟着职务走,会出现上尉营长、中校团长、上校师职将军干部,这些人都是未来将军的苗子;而他们的军衔会随着他们职务的提升,而晋升到相应的职务。

但晋升慢的也有,那是职务拖着军衔的“后腿”,我们团有一个干部,他在正连位置上干了很多年,甚至资历架都放不下了,因为连职只有一排,最多也只能摆15年,而他已经有18年的军龄了。

我们最初到达后,并没有马上分班,而是先分配到三个营的新兵连里(每一个营成立一个新兵连)。待都到齐后,才分班,我被分到八班。分完班后,才见到张班长。初见他印象挺深,他并不像其他班长那样爱说话,而是有点偏内向,话少而显得比其他班长要温和的多。

父亲排行老三,大伯二伯比他年长不少,正常情况下我这个“少尉”是当定了。没承想,峰回路转,二伯家生了个闺女,于是,作为第二个出生的男孩,我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少将”。

我刚开始自我介绍,新战友就开始嘀嘀咕咕,你一言我一语,害我紧张得把后面的词都忘了……

想当将军的士兵是好士兵,但能当上将军真是不容易,那真是万里挑一。

由于我是从农村出来当兵,喜欢干活,张班长很喜欢这个不耍头的小个子新兵。仅过了半个月,就让我当起了副班长。在新兵连里当个副班长,其实就是多干点活,别的特权根本没有。但是我和张班长却越来越有共同话题,因为他也是从贫困山区走出来,到部队想考军校圆大学梦。

也许是名字的引导,我打小就心怀军旅梦。大学时,听闻征兵的消息,我便立马报了名入伍,终于实现戎装在身的梦想。没想到,到了军营,我这名字还引来不少趣事。

下连后,搞怪的战友私底下爱唤我“首长”,有时边叫还边敬礼,我真是又无奈又好笑。

没有固定的说法需要多少年,但一般战士入伍在18岁左右,如果能够在50岁左右成为将军,那依然是很快的了!

1.战士入伍一般都是18岁左右,而成为将军,我们最年轻的少将最起码也要45岁了,当然以前个别特例除外。

2.从士兵成为一名将军最起码也需要约30年的时间,而且这个情况对于现在的战士来说,可能还需要去延长。

3.因为之前战士提干也好、考学也好,还有一些优势,有的在基层提的比较快,还有的通过参战等因素提升较快。但是现在战士考学也好、提干也好,年龄上都没有什么优势,而且现在整体上也没有什么战争条件能够促使部分人员得到快速提升。

4.别说将军,一个战士如果能够到副团的位置上,在基层已经是非常非常出色了,能够到师级干到退休这样的位置,少之又少;到将军,那就是凤毛麟角了!

北京的冬天很冷,我们当时住的是老式的平房,一进门就是用砖盘好的火炉,左边进去是我们八班,右边进去是九班。因为有火墙,宿舍里并不冷。每天我必干的一件事,就是训练完后,跟着班长学用煤渣子伴着黄土和煤泥。这东西倒是挺新鲜,燃烧时间比煤块时间要长。但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容易煤气中毒。

按照惯例,入营当晚,新兵连里组织自我介绍。

有一次出公差回来,连队值日员直接来了句高分贝的“首长好”,吓我一跳。正要回这坏小子几句呢,就见我们连长风风火火地从房间里一路小跑出来,准备迎接领导。哎,连值日挨一顿训是不可避免了,同时我这“首长”的绰号也被禁用了……

本文系头条号“军校和入伍指导”原创,如有转载、引用请联系本号。

新兵连虽然只有三个月,张班长在训练之余,常常让我和他一起复习文化课,有时在班里,有时带我到连队的俱乐部里。他的文化课学习的并不是很好,多数是我给他讲题,给他当编外老师,但是他很聪明,肯定学。夜里学到很晚,第二天照样组织我们出操训练。

“大家好,我是邵将,来自……”

有一次,父亲给我寄了点家乡的糕点,我去收发室取包裹。“班长,我取个包裹。”“谁的?”“邵将的。”收发室的班长一愣,定睛看了看我肩上的一拐,顿了顿,“你这是给哪位首长取包裹啊?”“班长,我的名字就叫邵将。”班长打趣说:“以后包裹上换个名吧,你这太唬人了……”

如有关于报考军校、入伍参军及后续发展相关的问题,欢迎关注咨询。

非领导职务的专业技术人员的晋升和做出的专业贡献有关,所以差别比较大,属于特殊情况不做比较。

军队领导职务佩戴将官军衔的最低是副军级干部佩戴少将军衔。从战士到排职、副连、正连、副营、正营、副团、正团、副师、正师、副军共11级,按照正常18岁当兵第二年军校,3年毕业当排长已经22岁,按照一路绿灯正职3年副职2年计算,到副军级也要45岁。现在很多从大学入伍直接提干也差不多是22、23岁的样子,当然也有个别很特殊的情况。所以能干到上将的都要在45岁左右戴上少将军衔

1.和所处年代有关。

战争年代,立功受赏的机会多些,有可能由士兵成为将军。

和平年代,存在天花板,由士兵成为将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2.和个人能力有关。

话又说回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不太可能的,首先,列兵是士兵,通常会先成为上等兵,如果不退伍的话,会成为士官,之后一级级成长,最后极少一部分人成为一级军士长,此时也差不多快退休了。

如果要成为少将,首先要先成为军官,也就是提干,而根据现在的部队政策,正常情况下只有大学生士兵中的很少一部分可以提干,或者也可以考军校,这也是比较难的,因为你不一定有条件学习,单位可能也不会放你,哪怕提干或考军校,你比起同级通过考军校的学生来说,年龄一般大2-3岁,这让你的调级压力很大。

当然,这些都是正常情况,在这人弱强食的社会是比较现实的,如果你有好的家事背景或者关系后台硬那就更上一层楼了,如果这几样你啥都没有你只能自己的靠能力,靠自己的能力能做到将军这一步我估计也不是一般的优秀

在和平年代,从士兵到将军可能性极小。

因为军校毕业的可能到部队就已经是排长连长了。而一个没有读过大学或者军校,中学生就参军的士兵,想要成为士官就已经很难了,能通过到军校进修,然后升为连长营长就已经是非常厉害了。团长可能就基本是一个战士能达到了最高级别了。

而在战争年代,从士兵到将军不是神话。不过,随着我军现代化建设,高素质人才涌现,军校培养出大量专业军事人才,即使是战争年代,大部分将军也将是这些军校专业人员,而不再是最基层的士兵。像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就是西点军校全A记录的优秀毕业生。美国几个五星上将都是军校毕业,来自西点军校、佛吉尼亚军校、海军学院等,没有一个是普通士兵出身。

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成为一名肩扛将星的将军呢?九牛一毛罢了。题主的这个问题要看具体情况而定,根据这名士兵的个人能力,机遇不同,他的军旅生涯所能够达到的高度也不同,真正能够成为将军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无论是在部队服役,还是在外工作,晋升的过程都是因人而异的,组织会根据个人能力和对组织的忠诚度等等因素进行培养。先来说说几个开挂当将军的人吧。第一个世界著名的军事家,大名鼎鼎的拿破仑·波拿巴,就是那位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的男人。1769年出生的拿破仑在1793年被授予准将军衔,那一年他24岁,带领自己的部下一举攻下保王党的堡垒土伦,因而受到雅各宾派的赏识,被授予准将军衔,成为一名年轻的将军。如果从1785年他辍学参军算起的话,拿破仑从普通炮兵少尉成为准将用了8年,简直神速。当然,时势造英雄,当时的拿破仑正处于法兰西革命时期,个人能力十分出众,晋升神速也比较正常。还有一位也是一位神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位仁兄的军旅生涯相当神奇,这个人就是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俄罗斯这位国防部长可以说是一天正规士兵都没有当过,唯一和当兵沾边就是他在60年代美苏争霸的时候,苏联为了对抗美国而全民皆兵,被授予了一个预备役少校的军衔。绍伊古能够成为将军全靠机遇,90年代前苏联解体,绍伊古正面支持叶利钦,深得高层信任,成为俄罗斯救援部门的一把手,被授予少将军衔。如果预备役不算正式军旅生涯的话,这位牛人的军旅生涯正好是从将军开始的,并在2012年达到巅峰,接替谢尔久科夫成为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外国有牛人,我国也有,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开国将军们都是几十年战功积累而来,每个人都为军队贡献了几十年,将军军衔是国家对他们贡献的一种承认方式。开国将军都是从战场上厮杀下来的,晋升都非常快,战场上子弹无眼,能活下来成为将军的人都是能力出众的人。如今是和平年代,那么和平年代有没有晋升神速的将军呢?有!哒哒哒知道的就有两位,不过他们都不是军队指挥官,分别是杨利伟将军和马伟明将军。马伟明将军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电磁弹射之父,为我国研制出了多款先进武器装备,是一位国宝级科学家。他的军旅生涯开始于军校,1982年从海军工程学院毕业,2002年凭借科学研究的成绩晋升少将军衔。从入学算起的话,马伟明院士成为将军的时候军龄正好24年。和马伟明院士一样快的还有杨利伟将军。杨利伟将军是我国首位进入太空的航天员,是一位勇敢的探索者,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成为将军是实至名归。杨利伟将军在1987年从空军航空大学毕业,成为一名飞行员,并在1988年获得中尉军衔。2008年7月22日,杨利伟晋升少将军衔,和马伟明院士一样,算上军校的四年刚好24年军龄。我国目前使用的军衔制度沿用自1994年的修改方案,和1988年恢复的那套军衔最大的区别是取消了一级上将军衔。士兵军衔就不提了,军官军衔采用3级尉(少尉,中尉,上尉),4级校官(少校,中校,上校,大校),3级将官(少将,中将,上将)共10级军官。其中有一个特殊的是大校军衔,大校军衔对应的是国外的准将,我国为了控制将军的数量而多设置了一级大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的士兵要想成为将军,比国外更难一点。帅气的吴谦大校

一个士兵18岁参军成为一名合格的列兵,第二年上等兵的时候因为表现出众,或者说通过考试进入军校进行为期4年的学习,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尉军官。到这个时候他花了6年,在接下来的日子,从中尉到大校,他表现良好的话,每晋升一次需要至少3-4年,到大校军衔需要26年左右。这个时候他43岁,在43的时候晋升为大校已经算非常快了!这个时候他如果平庸的话,可能面临转业,或者最后55岁超出大校服役年龄而最终退休。

大校到少将是选升,选择德才出众,或者作出特殊贡献的大校,由军委主席亲自签署晋升令,晋升为将军。这个时候他如果一直平庸绝对是没有希望了,想晋升为将军的话,除非作出特殊贡献,或者能力出众,如果刚好在55岁晋升为将军的话,这名士兵的一生从参军到将军,大概花费37年。也就是说,从一名士兵晋升到将军,大概需要40年左右。在晋升为少将之后,也不一定还会继续有晋升的机会,因为后面依然是选升,如果没被选上,年龄到了,最终就是少将退休,比如我们熟知的局座张召忠。

在非洲某些地方,只需要十年就够了。1969年,西非小国利比里亚的克兰族青年塞缪尔·卡尼翁·多伊加入利比里亚武装部队,并在基本的军事训练结束后进入无线电和电讯学校学习。1973年,多伊的军衔晋升为代理上士,成为一支150人的小队的队长。两年之后,多伊正式晋升为上士,而就在多伊的军旅生涯步入正轨时,利比里亚国内矛盾开始激化,这影响了多伊的正常晋升。

1979年,因不满军职晋升太慢、同时也看准了因首都蒙罗维亚的示威游行导致的军民冲突和全国性罢工,多伊开始酝酿发起政变。次年4月12日,多伊率领17名同样在军队中遭到排挤的士兵潜入利比里亚总统府、并击毙了时任总统托尔伯特,次日通过电台宣布政变成功。

在政变结束后,多伊不但自任总统,还将自己的军衔提升为一个五星上将,这创造了有史以来军衔提升的速度和跨度的双重记录:一方面,多伊从的军衔士兵提升到上将仅用了十年时间(如果按照正式服役时的代理上士军衔计则为八年),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另一方面,多伊在政变时军衔为上士、政变后直接跃升到上将,中间跨过了从准尉到中将总共九级军衔,如此巨大的跨度在历史上也是十分罕见的(现代国际社会中的另一个比较著名的例子是俄罗斯前民防部队监察委员会主席、现国防部长绍伊古,但绍伊古在就任民防部队监察委员会主席前为预备役中尉、之后为少将,军衔跨度不如多伊)。

很显然,“得国不正”的多伊无论是总统还是五星上将的位置都根本坐不稳,在就任总统十年、历经多达36次政变后,1990年多伊在原盟友普林斯·詹森发起的武装政变中被推翻,随后遭詹森虐杀。事实证明,虽然一些“野路子”能让士兵迅速变成将军,但由此带来的危险,恐怕比收益还要大得多。

在新兵连训练的三个月里,张班长对我的军事训练科目很严格,完全是按照考军校的标准进行,好在我军事素质还不错,并没有吃太多苦,也没有太多加班训练,就都能达标了。张班长把考军校的所有流程和细节,凡是他知道的都毫不保留地教给了我,这为我后来顺利考军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什么?少将?”“还有将军来新兵连呐?”“这也太年轻了吧?”

都说人如其名,为了对得起这个名字,入伍以来,大事小事,我都尽我所能,争取做到最好。就算当不了真正的少将,我也要当兵中的“少将”。

新兵连结束后,张班长回炮班继续当班长,而我则分到指挥排当起了计算兵,后又干起了主观测手。不久我们指挥排随团去野外驻训,几个月回来后,张班长已经去师里参加集训班,直到他参加完军考后回到连里才又见到面。

我刚开始自我介绍,新战友就开始嘀嘀咕咕,你一言我一语,害我紧张得把后面的词都忘了……

2014年,士兵考学前夕,我挑灯夜战加紧复习,天天学到深夜。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顺利入学。连长知晓后,直拍我肩膀:“哈哈!果然是‘少将’,果然是‘少将’!”

张班长很顺利地考上南京炮兵学院,临走前,他特意去看我,并把我的情况报告给连长。因为我字写的不错,又能出板报,写作也可以,建议连长把我调到连部当文书,连长竟然同意了。张班长去军校报道时我没有送他,因为他说,最不想让我去,我知道他内心那份难舍之情。再后来,我只在连队当了半年文书,我也调回了内蒙古。

下连后,搞怪的战友私底下爱唤我“首长”,有时边叫还边敬礼,我真是又无奈又好笑。

曾经有人开玩笑地问我:“你这‘少将’当了20多年,都快成‘老将’了,啥时候晋升中将、上将啊?”

马上又要到八一建军节了,每年在这个时候,总是特别怀念在部队的日子,也时不时会想起我的新兵连张班长。但是没有办法联系上他,不知道今天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张班长是否能看到,或者认识张洪亮班长的战友,如果你们有联系,请千万要给我留言,我会非常感激你的帮助。

有一次出公差回来,连队值日员直接来了句高分贝的“首长好”,吓我一跳。正要回这坏小子几句呢,就见我们连长风风火火地从房间里一路小跑出来,准备迎接领导。哎,连值日挨一顿训是不可避免了,同时我这“首长”的绰号也被禁用了……

“生来就是邵将,老了也还是邵将。”我回答得爽快,因为我就是我,军旅生涯中,我会继续坚定方向,脚踏实地把自己锻造成名副其实的“无星之将”!

我的新兵班长叫曾世华。四川德阳人,1979年入伍,师直警侦连战士,训练我们4个月,我下到师直炮兵指挥连后,经常联系。

有一次,父亲给我寄了点家乡的糕点,我去收发室取包裹。“班长,我取个包裹。”“谁的?”“邵将的。”收发室的班长一愣,定睛看了看我肩上的一拐,顿了顿,“你这是给哪位首长取包裹啊?”“班长,我的名字就叫邵将。”班长打趣说:“以后包裹上换个名吧,你这太唬人了……”

我83年考入乌鲁木齐步兵学校,等我85年毕业,分配到连队后,到师部找他,由于部队精简整编,都不知道他分到哪里了,只知道他84年转为志愿兵,当司务长。

都说人如其名,为了对得起这个名字,入伍以来,大事小事,我都尽我所能,争取做到最好。就算当不了真正的少将,我也要当兵中的“少将”。

在这几年群里找了好久,没找到。不为别的,就是感谢他,我的启蒙班长。

2014年,士兵考学前夕,我挑灯夜战加紧复习,天天学到深夜。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顺利入学。连长知晓后,直拍我肩膀:“哈哈!果然是‘少将’,果然是‘少将’!”

我的新兵班长是贵州水城人,1.71的身高,显瘦,也是一个帅哥哥。

曾经有人开玩笑地问我:“你这‘少将’当了20多年,都快成‘老将’了,啥时候晋升中将、上将啊?”

我的新兵生活是分在新兵营二连一排二班,他叫張柯,是我在新兵时的班长,也是我在部队生活和学习的启蒙老师,新兵训练时班长是个严谨的人,从队列训练到体能训练,对我们要求很严。我的体质是一个感觉不是很好的人,除了队列和学习优秀而外,其它都需要体力上的拚博,比较文弱的我感觉好吃力。班长对我特别好,在新兵生活中从未对我进行责怪和体罚,而是耐心的给我讲解示范,像哥哥一样鼓励着我,关心着我,使我在新兵训练和学习中很快就成了佼佼者。

“生来就是邵将,老了也还是邵将。”我回答得爽快,因为我就是我,军旅生涯中,我会继续坚定方向,脚踏实地把自己锻造成名副其实的“无星之将”!

虽然,我们都退伍了,但我们的战友情,兄弟情依然存在!

我的新兵连班长是1959年3月入伍的湖北省钟祥县人:邵金山同志o

一个我训的兵都没有,有现在也得小六十岁了,这个年龄玩头条的不多。

我的新兵连班长,姓董,后来当了连长,我和他关系相当好。

第二排左二是我的新兵班长,他叫史凯健,四川绵阳人,73年十一月份兵,学的机电专业。他高高的个子,长长的脸,说话声音很轻,少言寡语,在三个月新兵训练中,他负责我们的内务.队列训练和日常管理,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们学习雷达专业,他负责我们的日常管理。74年十月份,我被分配到东海舰队某舰,77年在上海找到他,那时他已经是轮机教员,副连职,79年,我再次到上海找他玩,(训练团搬迁上海了)听说他准备转业了,也未见到面。我认为他是一位好班长,虽言语少,总是以自已的行动影响我们,训练工作均走在我们前面。上舰以后,我在一年内送走两位班长,一名浙江省的,一名上海市的,退伍后他们分别担任省报记者.经济部主任和海员.三付。以后就是我当班长了。班长兵头将尾,其地位是十分重要的。

我13年入伍,第一批9月份入伍的新兵,我服役的部队在内蒙古,第一天到部队,我们第一批一共32个新兵,被分配到到了一个连队。排长让我们列队站好,然后排长和其他老兵就像买菜一样,一个一个挑,排长第一个挑的就是我,然后我被带到了班长的面前,第一眼见班长,圆圆的脸,身体微胖,很壮实,眼睛很有神。班长让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跟我说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无非就是见到老兵要喊班长好,见到连长排长要问好,别人叫你要答到之类的。

班长人很亲切,不像来之前其他人说的那样凶神恶煞,对我问长问短的。班长是第7年兵,中士军衔,以前在北京卫戍区服役,后来上了士官学校,找关系分配到了这里,也就是他的家乡。

班长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整理床铺,首先把自己的铺好,被子不用怎么叠,因为是新被子,即使会叠也叠不好,更别说我不会了,所以最主要的就是铺床单,班长简单的教了一下,我就开始了,铺了大概半个多小时,9个床铺。

之后陆陆续续的班里战友来全了,班长对我们很关心,但是也很严厉,他知道我们早饭吃不下去就买老干妈给我们下饭,晚上训练加餐会告诉我们偷吃中午的鸡蛋要去水房,周六周日他外出会给我带酱香饼回来,但是训练不好他会对我有惩罚,然后训练加时,哪个科目不行就练哪个。

后来下连队了,我分到其他单位,但是也会经常给他打电话,有次他们演习正好在我们部队休整,我又见到了老班长,很激动,但是也没请他吃顿饭,第二天他们走了,我在路边跟他敬了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军礼。

现在退伍好几年了,老班长还在部队,现在四期士官了,也是军士长了呢,很替他高兴,经常给他寄些家乡的特产,他也给我寄过好吃的牛肉干。

祝福我的班长,郝小东,郝班长,好班长。

我的新兵班班长叫王寿如,他76年入伍,于79年底退伍,江苏如皋人,他个子不高,皮肤天生黑,军事技木相当了得。他是我当兵的第一任启蒙老师,在他的言传身教和亲切关怀下,使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我是79年兵,82年底退伍,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年,但他的音容笑貌我永生难忘。我们分别己经有四十多年了。当时没有手机,相互写信联系,由于部队训练和退伍后忙乱就中断了联系。几十年来时常想念他,也不知道他过的怎样,我想抽时间按信封上的地址去找他,去看望一下我的老班长,向他汇报一下几十年来我的工作和生活请况。老班长你现在生活的好吗!?

你还记得曾经新兵连的班长吗?

记得,他的名字叫柴洪章,河南漯河人,高高的个子,说话特别温柔的那种,‘’新兵蛋子‘’有什么做的不到位,也从来不发火,总像自己的大哥一样,关心、呵护着每一个战士。一个月的队列集训很快就结束了,告别了老班长,我们到教导队进行为期六个月的专业课学习。结业分配到中队时,没想到来迎接我的既然是我新兵连的老班长,后来,他成了我的‘‘师傅’’,还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

岁月捉弄人。老班长各个方面都很优秀,但他的父亲却在七十年代初被定为‘‘坏人’’,提干泡汤了,带着遗憾回老家种田,他的弟弟在北京8341部队,也被立即遣返回乡。

那时候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写信,刚开始我们经常写写信,相互问候问候,八十年代初,我也转业回到了地方。再后来,我的老首长(后任南空副政委,少将)亲自派人带着公函到地方疏通关系,说明情况,帮他纠错,作为干部给安排到县城工作。

2015年,终于在回部队的营房里见到了分别41的老班长,曾经的帅小伙,现在已是满头白发,此时我们,老泪纵横,紧握的双手谁也不愿放开,生怕一松手再也握不着、再也见不着了,多么不容易的41年啊,还能见到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此生无憾,此生无憾,此生无憾!

再次站到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和我的师傅,我的入党介绍人柴大哥来一张合影。

我的老班长是湖南湘西人,名和姓都忘了,但班长的形象始终刻在脑海里,矮矮胖胖浓眉大眼,嘴巴也大,胳膊比我们的腿还粗装,新兵训练间隙,时常玩摔跤,全班十二名新兵一起上还是摔不过他,一次班长一个马歩,我们一边六人还不能让他移动。班长比我们大十来岁,彈得一手好吉他,吼得许多湘西山歌。毎当夕阳西下,班长弹着深情的曲调,望着夕阳红半边天,可能是思念大山深处的妻儿老小。班长没有读书,文化不高,一身功夫,不然的话早就提干。他是我在军营生活中唯一一个班长,新兵训练结束,我因视力不好分配到团卫生队。不久我打听班长情况,才知己退伍回到家乡。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班长的消息,真所谓一別就是一辈子,也不知道湘西大山里的班长可安好,当年你退伍前训练的一个兵还在思念你!我的老班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