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盘口软件
当前位置: 足球盘口软件 > 中国军情 >
首跳成功,空降新兵首次跳伞都有些啥感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从刚入营时的懵懂少年,到成为上天入地的真正男子汉,空降兵某部的新战士经历了各种辛酸与苦累。“三肿三消方上云霄”,在历时几个月的地面苦练精训后,心怀几多激动与期待,近日他们终于陆续完成了首次跳伞任务,用最绚丽的仪式、最肺腑的感言,庆祝自己成为一名空降兵,融入了那片湛蓝的天空。请关注《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1月初,鄂北某军用机场寒气逼人、呵气成霜,空降兵某部新战士整装待发,即将飞上云霄完成军旅生涯的第一跳。 上午8时,薄薄的雾气渐渐消散。伴随着马达的怒吼声,一架架运输机满载新战士起飞、加速、爬升……据悉,该部今年首次成建制使用新型运输机进行伞降训练,对官兵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 投放员、四级军士长杨超勇告诉记者,新机型速度快、爬升能力强,更加贴近实战需求,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从起飞到空投准备时间缩短。在前期训练中,他们精简空中检查、鼓动和投放动作,让每一个环节更加务实、高效,确保空投顺利进行。 军旅生涯第一跳,新战士们难免心情激动和紧张。飞机上,投放员黄华起头大声唱起了《空降兵战歌》,随即,新战士们豪迈的歌声响彻云霄。 飞机到达预定空域,“嘀”的一声,清脆的离机信号声响起,机舱门随即被打开。机舱指挥员李长觉朝身后一竖大拇指,便毫不犹豫地第一个跃出机舱,新战士们也紧随其后跳出机舱,朵朵伞花瞬间绽放在蓝天。 高空选片、低空选点……在对空电台精准指挥下,10名新战士稳稳地降落在中心点附近。成功着陆后,新战士张寒激动地对记者说:“我成功了,感觉真好!” 着陆场上,首次跳伞纪念章颁发仪式同步展开,部队领导和功勋老兵们逐一为新战士佩戴跳伞纪念章。 上图 空降兵某部新兵陈仲恺首跳成功着陆后开怀大笑。刘 臻摄

1月初,鄂北某军用机场寒气逼人、呵气成霜,空降兵某部新战士完成军旅生涯的第一跳。高空选片、低空选点……在对空电台精准指挥下,10名新战士稳稳地降落在中心点附近。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刊发文章《首跳成功,high翻了!》,与您一起见证空降新兵的首跳。

这一刻,我摸到了天空

1月初,鄂北某军用机场寒气逼人、呵气成霜,空降兵某部新战士整装待发,即将飞上云霄完成军旅生涯的第一跳。

——空降兵某部新战士完成军营“成人礼”感言

上午8时,薄薄的雾气渐渐消散。伴随着马达的怒吼声,一架架运输机满载新战士起飞、加速、爬升……据悉,该部今年首次成建制使用新型运输机进行伞降训练,对官兵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

从刚入营时的懵懂少年,到成为上天入地的真正男子汉,空降兵某部的新战士经历了各种辛酸与苦累。“三肿三消方上云霄”,在历时几个月的地面苦练精训后,心怀几多激动与期待,近日他们终于陆续完成了首次跳伞任务,用最绚丽的仪式、最肺腑的感言,庆祝自己成为一名空降兵,融入了那片湛蓝的天空。

投放员、四级军士长杨超勇告诉记者,新机型速度快、爬升能力强,更加贴近实战需求,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从起飞到空投准备时间缩短。在前期训练中,他们精简空中检查、鼓动和投放动作,让每一个环节更加务实、高效,确保空投顺利进行。

欣赏属于空降兵的风景

军旅生涯第一跳,新战士们难免心情激动和紧张。飞机上,投放员黄华起头大声唱起了《空降兵战歌》,随即,新战士们豪迈的歌声响彻云霄。

日盼望夜盼望,我终于完成了勇敢的第一跳。其实内心的恐慌和紧张在整个跳伞过程中一直伴随着我,从上飞机起我的神经就紧绷着,黄灯亮起的那一刻,我甚至有了退缩的想法。可看着前面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冲了出去,我的内心又增添了几分信心。转身停顿、三步离机,肌肉形成的记忆取代了大脑的思考,一数秒、二检查、三避开、四寻找……紧张的操纵没有阻挡住我对蓝天白云的痴迷,我在空中欣赏着属于空降兵的风景。云海踏浪,驭风而行,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飞机到达预定空域,“嘀”的一声,清脆的离机信号声响起,机舱门随即被打开。机舱指挥员李长觉朝身后一竖大拇指,便毫不犹豫地第一个跃出机舱,新战士们也紧随其后跳出机舱,朵朵伞花瞬间绽放在蓝天。

天空中绽放朵朵伞花

高空选片、低空选点……在对空电台精准指挥下,10名新战士稳稳地降落在中心点附近。成功着陆后,新战士张寒激动地对记者说:“我成功了,感觉真好!”

经过了无数汗水的洗礼,我们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跳伞。登上飞机后,我们领略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机舱里,我们互相加油鼓劲,齐唱《空降兵战歌》。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坐在同一架飞机里,拥有着同一个梦想,完成着同一个使命,让这一天成为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着陆场上,首次跳伞纪念章颁发仪式同步展开,部队领导和功勋老兵们逐一为新战士佩戴跳伞纪念章。

冲出机舱门的那一刻,我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苦与累没有白受,所有的束缚与压力都化成了片片羽毛,托浮着我成为一只翱翔在空中的雄鹰。朵朵伞花在空中绽放,而我就是其中一朵。我喜欢这种感觉。跳伞,我好像爱上你了。

上图 空降兵某部新兵陈仲恺首跳成功着陆后开怀大笑。刘 臻摄

战胜了狂风,也战胜了自己

机舱门打开,看着下面小如芝麻的民房,细若丝线的道路,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我,可以吗?”

看看投放教员坚毅从容的面庞,心中默念着尼采的哲言“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我镇定了下来。准备,跃出,下坠,伞开,操纵……来不及感受在八百米高空深情拥抱祖国的大好河山,我就与大地进行了“亲密接触”。刚想挣扎站起的我,突然被一双“大手”摁倒在地,强行拖走。抬头一看,原来是我的伞还未失效,正随着一阵风向东南奔去。回拽伞绳,一把、两把……终于,我战胜了狂风。虽然此刻嘴里还含着沙土,我却笑了。因为,我是一名空降兵了!

父亲,我追上了您的脚步

我有个梦想,就是和父亲一样,当个空降兵,做个真英雄。他去当兵我也要当兵,他当空降兵我也要当空降兵,他跳示范伞我也要跳示范伞。今天,我终于追赶上父亲的脚步,成功完成了跳示范伞任务。如何从飞机上跃出,如何操纵降落伞,如何着陆,一切都像梦境一般。只有当我带上大红花,披上绶带,才感觉到无上光荣。父亲,您一直是我的偶像,希望今后我会成为您的骄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