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盘口软件
当前位置: 足球盘口软件 > 文学常识 >
遇见张爱玲半生缘里的爱情,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心锁》故事梗概 作者:心梦成韵 60年前,在一个山区农村破烂的农屋前,来了一个6、7岁的要饭男孩,他衣服破烂不堪。他身体瘦弱,面容憔

图片 1

第四章  报道

楔子
  如今,当林萧萧再次回想起当年的一帧一幕时,胸腔里那个特定的位置还是会被一阵阵的痛楚覆盖,她知晓那是陈年的不甘在冲自己较劲,只是,事到如今,那些该发生的与不该发生的都已成了定局,疼到不能自己时,她也只能徒劳地安慰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一、往事如觞淌不尽
  青棉镇坐落在南方的一座山坳里,周边都被青青郁郁的木棉树围绕,遇上起风的日子,镇上的小孩都会争相跑到村前看硕大如杯的木棉花于空中翩飞起舞,待到风停了,大朵大朵的木棉花便会缓缓飘落在地上,趁着这个空隙他们都会冲过去拾起其中的一朵,欢呼雀跃地跑回自家向父母邀功,因为晒干后的木棉花可以用作清热祛湿的良药,所以大人们都会把收集到的木棉花拿到阳光下晒干,拿去市里卖。
  
  每次捡木棉花的时候,林萧萧都是远远地避着孩群,其他小孩问她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她却不答一语,只管默然地跑到一边。
  
  “林萧萧,我们在一起玩吧。”抬起头,林萧萧看到一个穿着干净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林萧萧没理他,收回了目光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来小男孩凑到林萧萧的身边,伸出一双嫩白干净的手。
  
  林萧萧并不领情,没等他把手伸到地上,她就捂着衣兜里的木棉花跑走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一群小孩用嫩嫩的娃娃音喊道:“哦哦,林萧萧回家找疯妈妈去咯!”
  
  小男孩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林萧萧孤单的背影,听了旁边一群孩子的叫喊,他恨恨地踢开了脚边的木棉花,往林萧萧的方向跑了去。
  
  回到家里,年迈的奶奶笑呵呵地对林萧萧说:“萧萧啊,见到你哥哥没,我刚让他去找你了,你爸爸把他送到乡下来了。”
  
  林萧萧掏出衣兜里的木棉花,一朵一朵地摆放在门前的竹制簸箕里,瘦瘦的小手娴熟地拍着落在木棉花上的尘土:“什么哥哥,哪里来的哥哥,爸爸不是不要我和妈妈了,他来做什么。”
  
  话才说完,矮矮的屋檐下走出了一个年龄约摸四十来岁的男人,他叹了叹气,略微松弛的眉眼纠结成皱皱的一块:“萧萧,爸爸来看你了。”
  
  扭过脑袋瞥了他一眼,林萧萧无汁无味地“哦”了一声,起身拍拍陈旧的粗麻衣裳,绕过男人进了屋。
  
  “妈妈乖,萧萧来帮你梳头,你不要乱动。”听了林萧萧的话,坐在床上的女人傻傻地笑笑,眼睛里空洞洞的一片,搓着手呓语道:
  
  “呵呵,爸爸走了,呜呜,爸爸回来了。”
  
  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林萧萧拿着一把大大的木梳子一遍一遍地梳理着女人乌黑浓密的长发,而方才跟进来的男人倒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起来。
  
  “从你走了以后,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些年你都不回来看看她们母女,不是我说你,城里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到头来你还不是要把儿子送回来。”林萧萧的奶奶埋怨地看了一眼立在原地动弹不得的男人。
  
  “爸爸,奶奶,萧萧回来了没有!”还没进门,小男孩就急匆匆地喊道。“回来了,回来了,看把你跑得喘的,先进来喝口凉白开,快进来,奶奶给你倒。”说着,老太太喜滋滋地楼过小男孩,不停地帮他擦着脑门的汗珠。
  
  “你们都轻点声,这样会吓到妈妈的!”林萧萧不满地抗议道,扔了手中的梳子紧紧地抱着缩在角落里女人安慰道:“妈妈乖,一会萧萧给你泡藕粉吃。”藕粉是女人最爱吃的东西,在男人还没离开她的那段日子,她总是能吃到男人为他亲手泡制的藕粉,香甜浓郁的气味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绵缠。
  
  听到“藕粉”这两个字,男人悲从中来,仓惶地迈开步子逃到了屋外,站在装满木棉花的簸箕旁边,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眼睛流起泪来。
  
  很多年以前,他娶了镇上的一个漂亮姑娘做媳妇,婚后的日子他们过得也算幸福,女人在家帮母亲做家务活,而他就从小镇上收一些瓜果野菜到城里卖,日子久了,他便不满这些微薄的收入,也学着镇上的几个青年到城里打工,而挣到的钱倒也真的比卖瓜果野菜多出许多,就这样干了一年后,他们的积蓄也丰厚了些,女人也生了个女娃。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年,男人在城里打工遇上了别的女人,此后他们瞒着对方的家人断断续续地来往了几年,等到女儿七岁的时候,城里的女人逼他和自己完婚,而女人的父亲在城里又是有些名望的人物,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丢脸他也就只好睁着眼闭着眼地把他们的婚事办了。
  
  又过了几年,城里开始实行人口普查,男人本就是已有家室的人,自然他的户口也就落在小镇上,而他和城里女人的婚姻根本就是假的,他们所生的小男孩实际上就是私生子,经过多方打探寻路仍没回转的余地后,他只得把小男孩送回小镇并在与前妻的户口上落户,可是他却没想到,在他走后的几年,前妻因为念痴成疾,精神出现了问题,久而久之便成了如今的疯癫。
  
  浓浓的夜幕降了下来,林萧萧还是坐在床上陪着母亲,而小男孩却被奶奶搂在怀里问这问那“然然啊,你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做”“然然啊,以后要照顾好萧萧啊,她是你妹妹”“然然啊,晚上你就和奶奶睡”“然然啊,明天奶奶带你到镇上串门去”对于母亲这般热心的行径男人倒不觉得奇怪,毕竟是乡下人,疼男孙也是正常的事,倒是可怜了小小的林萧萧,紧紧地蹙着眉头,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孩。
  
  二、此去经年兄妹情长
  在小镇上待了几天后,男人便匆匆地赶回了城里,把小男孩留给了自己的母亲照顾,添了一个男孙,老太太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每天都带着他到处闲逛,遇见熟人和陌生人都一并骄傲地说道:“这是我城里来的孙子。”
  
  而对于林萧萧,这个凭空多来出来的哥哥却不见得有多好,他一不会烧火,二不会淘米。三不会洗菜••••••林萧萧暗自在心里嘀咕道“什么都不会做,光生得好看有什么用!”
  
  就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看得百般不顺眼的哥哥却牵着自己的母亲手出了门来:“妈妈,你小心一些,要乖,我带你去看萧萧洗碗。”小男孩眉目和善地说着,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洋溢着一些快乐的气息。
  
  “洗碗有什么好看的,城里来的人都喜欢看人家洗碗的?”林萧萧板着脸神情厌恶地说,“萧萧怎么可以这样和哥哥说话,你们要相互照顾,我们是一家人。”看了撅着嘴翻白眼的林萧萧,老太太斥声教训道。
  
  林萧萧不服气地哼唧了一声却也不忘提醒道;“屋外风大,快把妈妈扶进去,别让她着凉!”小男孩欢喜地看了她一眼,又扶着女人进了屋子,老太太见了连连称赞道:“好呀,真孝顺。”
  
  洗好了碗,林萧萧拿了一根极细的棍子,借着夕阳暖黄的余晖在沙地上“嚓嚓嚓”地写字,把头凑过去,小男孩见她写的都是些笔画简单的字,心里便想起要教她认字这事。
  
  照她这样的年纪在城里应该都上四五年级了,可是苦于家里不宽裕,再加上奶奶年迈,母亲有病,她又怎么可能上得了学呢,不过等父亲回来了,他应该会让他们上学的,想到这里,他笑笑地说道:“萧萧,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去上学了,到时候我教你认字。”
  
  彼时,林萧萧九岁,他十岁,喜恶分明的年纪多少都有些排斥外来的陌生人,况且父亲从前去城里的时候她的母亲曾不断地向她哭诉:“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去城里找别的女人生小孩了!”当时母亲涕泪纵横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她波澜起伏的脑海里,直至今日那个画面还是清晰得让人窒息。
  
  “走开,那是你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我爸爸早死了。”林萧萧狠狠地推了他一下,恰巧不巧被出屋收木棉花的奶奶撞见了,于是,老太太抓起脚边的棍子劈头盖脸地打在林萧萧身上,林萧萧哇哇地哭着,可嘴里却还倔强地喊道:“我没爸爸,我就是没爸爸,我爸爸早死了,被城里的女人吃掉了!”听了这些锋利的言语,老太太更是火气冲天了,她边打边训斥道:“让你没良心乱讲话,让你学着你娘说疯话!”
  
  见老太太没有作罢的意思,小男孩抢了她手中的棍子,“啪”的一声丢在了地上:“奶奶不要打萧萧了,你不是说过我们是一家人要相互照顾的吗!”
  
  老太太顿了顿,陡然间觉得心里滋生出了一片苍凉,她抹了抹眼角的泪,转身走进了屋子,看着她蹒跚的步子,林萧萧止住了哭声,而站在一旁的小男孩却哭了:“萧萧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等爸爸回来了我就让他把我接回城里去。”说着他便跑出了院子。
  
  那天晚上,林萧萧和老太太在家里等了好久都没见他回来,实在等不急了,老太太就让林萧萧出去找,自己则守在家里看护疯儿媳。
  
  借着镇上人家依次亮起的火光,林萧萧沿着山路找了过去,走到一块田地,她依稀看到田边的老树下蹲着一个人,正蜷缩着身子取暖,许是因为在山间跑惯了的缘故她也不怕,而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待到确定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她愤愤地喊道:“还不快点回家去,奶奶都快急死了。”见对方没有要动的意思,她走近推了他一下,不料就这么轻轻一推,他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那天夜里,小男孩高烧不退,躺在床上直说胡话“萧萧,我是哥哥,爸爸让我好好照顾你。”“奶奶。我要回城里去了,不要打萧萧了。”“萧萧,我们可以去念书了。”“爸爸,你接我回城里去,萧萧不喜欢我。”“妈妈乖,我和萧萧唱歌给你听。”
  
  听了这些话,林萧萧感觉自己的眼窝子湿了些,她咽了咽干涸的喉咙,冲着在一边忙着换冷水敷的奶奶喊道:“去叫张医生来看看吧,哥哥好像很不舒服呢!”
  
  见她把小男孩唤作哥哥,老太太安慰地笑笑,披上外套出了门去。
  
  请镇上的赤脚医生帮忙开了副草药,老太太便赶回家熬药去了,伴着腊红的火光和浓浓的药香味,她紧锁着的额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吃过老太太亲手熬制的药,小男孩的体温慢慢降了下来,等到天亮时,他推了推坐在旁边打盹的林萧萧:“萧萧,我饿。”
  
  见他不再说胡话,林萧萧欢喜地跳下床,嚷嚷着让老太太煮粥给他吃。
  
  过了几天,男人从城里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一些小男孩日常所需的细软,吃午饭时,他给了老太太一笔钱,谈了要让两个孩子上学的事。
  
  起先老太太还一直反对,因为她始终觉得乡下长大的孩子用不到那么多学问,只要本本分分地待在家里帮忙干活就好,等到再长大些就可以娶妻嫁人生娃过日子,见识到老太太的愚顽,男人气愤地说:“难道你要让他们像我一样没出息吗!”
  
  默默掂量一番后,老太太终于点头应道:“就让他们上学吧,明天我就带他们去镇上的学校。”
  
  躲在房门后面偷听的林萧萧和小男孩禁不住喜悦,冲过去抱着老太太嚷道:“奶奶真好,奶奶真好。”而站在一旁的男人眼里却生出了一丝异样。
  
  三、没想到会是这样
  又在镇上住了几天,等到孩子们都上学了,男人又回城里去了,听老太太说他们的父亲在城里还有事要做,暂时是不会回来了。
  
  听了老太太的话,小男孩暗自伤心起来,夜里睡觉的时候他总是会悄悄地哭,有一次林萧萧夜里起来上厕所,听到呜呜的声音,以为是哪家的猫跑到自家来了,于是她点着电筒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是自己的哥哥躲在被窝里哭鼻子,不明就里的她还以为他是在生她白日里的气,因为中午放学的时候,她没等他就先回家了,想到这件事,林萧萧关了手电筒,蹑手蹑脚地钻进小男孩的被窝里挠他痒痒,这样一闹,他们便欢腾起来,后半夜里都在床上抓来抓去蹬来蹬去的。
  
  次日清晨,当他们都还在睡梦里时,屋外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太太醒得早,这时候已经坐在火炉旁边生火了,她挪了挪了烧的正旺的柴火,之后起身去开了门。
  
  “老太太,林先生不在了!”屋外站着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说,“怎么会不在了,什么叫不在了,前些天不是都还来过这里的,是出远门去了?”隐约间,老太太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昨天有人到家里来要债,林先生死活不肯给他们,结果他们把林先生带走了,晚上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说着,这个看上去有些像佣人的年轻人哭了起来。
  
  由不得多加考虑,老太太叫醒两个孩子,把疯儿媳锁在屋里,随着那年轻人进城去了。
  
  最近几年城里的烟草生意不好做,政府对烟草的收购买卖管得十分严格,男人的岳父闲下来没事做,沾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性,原先在生意上出手阔绰惯了的他在赌桌上也一掷千金,很快,他先前积攒下来的财产都流入了赌博的汪洋大海,因为不甘心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钱就这样付之东流,所以他向赌馆借了高利贷,企图扳回一局,可是最后却输得彻彻底底,身无分文,更严重的是他在归还期限里筹不到钱,只得跑到外面去躲债,赌馆的人找到家里来要,男人不肯让自己的岳父吃亏,和他们发生了争执,被他们拉到赌馆活活打死。   

《心锁》故事梗概作者:心梦成韵 60年前,在一个山区农村破烂的农屋前,来了一个6、7岁的要饭男孩,他衣服破烂不堪。他身体瘦弱,面容憔悴且苍白,一看就是严重的营养不良。他瘫坐在大树下背靠着大树,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有那一点点微弱的呼吸象征着他的生命还活着。但是,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闭上过,那双还算有神的眼睛,始终望着对面农屋大门。他希望门突然间打开,走出一个人来,准确地讲,是那个天天给他送吃的小姑娘。他叫什么名字?从什么地方来?这一切都无人知道,就连他自已也记不得了。但是,他在这里已经躺了好几天了。不知过了多久,农屋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但只是开了一道缝,一个只有5、6岁的小姑娘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左右张望了许久后,才慢慢地推开那道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大门,然后轻轻地、一步一步地向男孩走来,在她的手里拿着两个有鸡蛋大的熟洋芋,这是她给男孩送来的。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第几天了,反正只要她爸不在,她就会偷偷地给他送吃的来。小女孩叫珍珍,今年还不满6岁,她妈妈在生她时就因难产去世了,现在只有她和他父亲二人相依为命。父亲每天都是一早就出门下地干活,天黑才回来,这个家就靠他一个人撑起,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其实,珍珍是把她父亲每天给她准备的午饭分给了小男孩。说实话,她也没吃饱,只是她看见那小男孩就快饿死了,自己实在不忍心看到小男孩就这样饿死在自家门前,所以每天才会趁着父亲不在家,把自己的洋芋给小男孩送出来。就这样,几天过去了。一天,天忽然下起了大雨,小男孩被雨水淋透了全身,虽说不是冬季,但是山里的气温总是比外面低许多,小男孩全身发抖,蜷缩着身子,没有别办法……这种日子他已经习惯了。在屋里的珍珍从门缝里看着树下的一切,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两眼充满了泪水。终于,珍珍冒着大雨跑了出去,一把扶起小男孩直往家里跑。小男孩并没有拒绝,身体靠在珍珍身上艰难地移动着脚步。珍珍把男孩扶进了屋,坐在屋里的火园前。,珍珍不停地往火园里添柴,火越来越旺,小男孩很快就感到暖和了,身体也不再发抖了。这时候,珍珍爸爸也被大雨淋了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这位“叫花儿”。他大吃一惊,珍珍马上就向爸爸说明了原由。这位中年山里汉子,并没有说啥,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再望着屋外的大雨,心想:就是他在家,他也会这样做的。晚上,珍珍爸让小男孩睡在火园旁边的柴角里,他抱了一床棉被给小男孩,棉被虽破旧,但却是自己唯一的。小男孩很快就睡着了,这是他平生以来睡得好、舒服、温暖的一个晚上。珍珍爸却一个人坐在火园的角落里,不停地抽着叶子烟,心里一直想着一个问题:明天如何安置这个“叫花儿”?经过一夜的苦思苦想,珍珍爸爸决定留下男孩。珍珍爸收养了小男孩,给他取名叫文天。从此,这个家因文天的加入便增加了不少色彩。文天特别懂事,对这来之不易的亲情特别珍惜,对爸爸尊敬,关心、爱护妹妹,每天抢着做家务活,尽量不让妹妹做重活,他说,我是哥哥,应该我做。每天文天和珍珍一起玩,一起上山砍柴,割草,放羊。珍珍爸仍然是每天一早下地干活,天黑回家。有所不同的是,每天回家,家里的小桌上已经摆好了文天和珍珍做好的饭菜,两个孩子则坐在旁边有说有笑地等着爸爸的归来。妹妹珍珍自从有了一个文天哥哥以后,快乐不少,她非常喜欢这个从天而降、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的哥哥,特别依赖他,一天到晚总是跟在哥哥后面。一天,兄妹二人都背着草从山上小路下来,在一个稍平坦的地方,二人坐下来休息,妹妹向哥哥说:“哥哥,我饿了---”。文天看着妹妹饿着的样子,心里很难受,说实话,他也很饿,只不过他过去当叫花儿时候已经饿惯了。文天抬头看见不远正好有棵野果子树,上面挂着许多野生果子,他说:“我上去给你摘哈”。妹妹却一抓住哥哥的衣服说:“不去,危险”。文天不听妹妹的劝阻,硬要上树去给妹妹摘野果子。说心里话,他非常喜欢这个可爱的珍珍妹啦。他几乎对妹妹是百依百从的,在他心里,妹妹就是他唯一亲人,他不愿看到妹妹挨饿的难受样子,所以他坚决要去。其实,树并不高,也不算大,文天很快就爬上去了,他把一个一个的野果子丢下来,妹妹在树下不停地捡,可高兴啦!就在这时,文天站的那树枝折断了,文天随着树枝一起掉了下来,竟管只有一人多高,可文天也确实摔的不轻,倒在地下半天爬不起来。妹妹见哥哥摔下了,吓得直哭,当她看到文天倒在地下不动时,她以为哥哥是不是摔死了,她跑过去抓住哥哥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叫喊着:哥哥!哥哥!文天半天说不出不话,的确也站不起来,可他掉下来的地方又正好是在山坡上,下面更是危险的山崖,妹妹生怕哥哥再住下掉,抓住哥哥的衣服使劲地往上拖,她一边使劲拖,一边哭喊着:哥哥呀!哥哥!珍珍妹妹终于把文天拖到不会再往掉地平坦地上。珍珍坐在文天身边,仍然继续哭着,文天也慢慢地坐了起,抱住妹妹,一只手抚摸她的头,不停地安慰她:没事啦,没事啦。日子过得也快,一晃三年过去,文天满十岁,珍珍也快9岁了。一天,村上有人家娶新媳妇,他们三人当然是要去的。文天和珍珍手拉着手挤到人群前面,和大家一起看着新人拜堂,和大家一起欢笑着。第二天,文天和珍珍一起上山割草,珍珍突然问哥哥啥叫“娶媳妇”,哥哥也说不清,就含糊地回答:“就是女的是男的媳妇,一辈子就跟着男的了”。妹妹珍珍便接着说:“那我也一辈子跟着你,也就是你的媳妇啦”!哥哥不知咋回答。紧接着珍珍就提出:“那我俩也来拜堂哈”!文天也不知如何是好,看见妹妹这样兴致勃勃的,也不好拒绝妹妹。于是,二人就在树林里,用树枝代替香烛,插在地上,文天也在旁边采了些野花做成花环戴在珍珍头上,二人学着昨天看到的样子,跪在地下,拜了,笑了,然后双双倒在地上。珍珍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媳妇啦”!过了一会,珍珍又问文天,“我都是你媳妇啦,你送啥东西给我喃?”文天一时回答不上来,顺手在地下捡了一个粉色花石头,一个很漂亮,有点像个胖娃娃的头像的石头,“就给你这个吧”,珍珍欢喜地接过来,开心地笑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但家里的生活却一天不如一天,过得很艰辛。兄妹二人一点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爸爸一天累到晚,但他们却总是吃不饱肚子,爸爸也像生病了,连走路都觉得吃力、艰难。一天夜里,珍珍爸坐在火园前紧皱着眉头抽着烟,直到天亮也没起身。第二天一早,珍珍爸对珍珍说,他要带文天去城里买点吃的回来,叫她在家等着。文天也对妹妹说,你在家要乖哦,我跟着爸进城了,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哈。城里真大,文天在他要饭的时候来过城里许多地方,只不过他不知道爸今天要带他去啥地方。文天跟在爸爸的后面四处张望,对今天没有带妹妹来还感到

婚后傲慢岳父给我公司看大门

    毕业的小朋友们终于迎来了一年级报道。沈一去了外地上小学。李慕豪知道也没多大反应,娶她又不是现在的事。

李点了点头,车很快就到了我的工厂,岳父正坐在门卫室看电视,一看到我,立刻迎上来。小李认得出来,此人就是我岳父,所以赶紧打招呼,老领导伯伯,我一直很想您,现在身体还好吧?小李的父亲曾是岳父的手下,所以,小李称呼为:老领导,随着他爸喊得。

    开学这天,李慕豪跟林煜刚刚又和好了,原因是林动让林煜去给他和李慕豪两人买吃的,而且两人心里也都想和好,于是辣条一吃就马上和好了。

大学同学小李听说我创业当老板了,手下员工都200来人,说要来代理我们的产品,于是我专门去机场接了他。

  他们俩都在县城最负盛名的新建小学,李慕豪在一年级三班,林煜在一年级二班。

婚后傲慢岳父给我公司看大门

  李慕豪走进教室,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教室里吵吵闹闹,老师一声吼下去就安静了。座位是自己坐的,李慕豪跟一个叫做朱明的男孩坐在一起,朱明个头比李慕豪大,眼睛也大,当然嘴也大。

一见面,他就少不了酸我,你小子行啊,当年咱们同班那一届,就你最出息,年前聚会,咱班主任还惦叨你,我们都说人家现在财大气粗,不比往日了。

    林煜跟幼儿园的大脑袋男孩刘日光在一个班,于是他们坐在了一起,林煜前面是个不起眼的小男孩。名叫杨阳,很少有人注意他,出了名的胆小,他爸爸眼睛一瞪,他就马上眼泪汪汪,于是他爸骂他不像个男孩,没出息,杨阳越听着话越止不住眼泪。杨阳旁边坐了一个和杨阳极端相反的男孩,叫苏安三,幼儿园在大2班,天天带着大2的跟他们大3班打仗,好动到了极点。这时候林煜看到一对双胞胎,一个尖嘴猴腮,一个脸上略显圆润,耳朵很大。这勾起的林煜的兴趣,激动的指给刘日光看,原来那两个也是以前大2班的,尖嘴猴腮的是哥哥,名叫张亮,大耳朵的是弟弟,名曰张园。

我说,还行吧,能有今天,也是被逼无奈的,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逼一逼自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过了一会,老师进来了,是一个中年妇女,刚讲了两句话,门口一个头探了进来,林煜也认识他,大2班的李远,站着跟没骨头似的,东倒西歪。老师把他放了进来。

小李捏了捏我的肩膀,唉,都不容易,别人不了解,我还不知道吗?对了,现在你媳妇呐?

  紧接着老师说了点话。开始选班干部,班长是徐丽跟刘圆圆,刘圆圆是李远的妹妹。学习委员是南云跟张丹。都是县幼儿园出来的。

我说,她啊,辞职了,目前在家看孩子。

    第一天学上完,林煜跟李慕豪就马上愁眉苦脸的,上课要坐的端端正正,手还要背到后面去,早上还要起那么早,回家也有作业了,众人都叫苦不迭。

小李无不惋惜的说,公务员,铁饭碗,怎么说辞就辞了?

我淡淡的说,有啥呀,除了名声好听,其实工资不高,再说,我现在企业属于上升期,需要有个人帮我打理下手,一个人忙不过来。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小李点了点头,车很快就到了我的工厂,岳父正坐在门卫室看电视,一看到我,立刻迎上来。小李认得出来,此人就是我岳父,所以赶紧打招呼,老领导伯伯,我一直很想您,现在身体还好吧?小李的父亲曾是岳父的手下,所以,小李称呼为:老领导,随着他爸喊得。

岳父说,快进屋里坐,我这就给你们去倒茶。

小李看着岳父提着茶壶走了出去,问我,怎么回事儿,他怎么?

我说,退休了,没事儿干,就看个大门,有何不可,再说了,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我又没逼他。

小李沉默了许久,想当年,你爸那态度可真是老顽固啊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就是七八年的光景,就好像是昨日发生的一样。

03年我刚大学毕业,四处找工作,但毫无头绪,此时女友已经在家人的安排下去了市档案局上班,成了令人羡慕的公务员,而我百般无奈之下只得进了一家造纸厂,成为一名纸浆工人。在得知她摇身一变成为吃皇粮的主儿时,我内心悄悄的打起了退堂鼓,几次试图提出分手,因为我们不论身份社会地位都差了一大截,是十分不般配的。可女友却坚决的说,我不在乎,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我说,你不后悔?女友说,坚决不后悔!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人家女孩都不在乎,我还一个老爷们儿,还畏首畏尾的,成何体统,但愿我们的爱情不会死在残酷的社会现实中。

婚后傲慢岳父给我公司看大门

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农历中秋节的前几天,按照女友的意思,我提着一箱价值800多元的昂贵月饼去了她家,谁知道进门女友爸就给我一个下马威,虎着脸,一副官腔说,弄这些干嘛,你看我这屋的月饼,很多都送邻居了,有些放的发霉喂狗了。我说,叔叔,这月饼可不一般,是正当我夸夸其谈时,女友爸给我倒了一杯水,孩子,你的事情珍珍(女友的名字)都给我说过了,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一点,我的意思是,珍珍还小,还不成熟,也刚上班,我想让她多磨练磨练。我同事家的一个儿子,他们俩从小就订的娃娃亲这时,女友突然从房间出来,爸,你当初答应我说的话呐,你怎么可以反悔?

女友爸说,大人说话时,跟你妈一样没教养,给我滚回房间去。女友的眼泪掉了下来,我站了起来,好了,听我的话,我和叔叔讲。女友擦着泪回了房间,重新坐下来,我说,叔叔,您的意思我懂了。女友爸掏出一根烟,给我递了一支,我摆了摆手,谢谢,我不吸烟。叔叔,那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啊。女友爸说,这月饼你提回去,你爸妈也老了,算是我看望他们的。我笑了笑,不用了,我家的月饼比这个好许多,多的吃都吃不完。

女友爸轻轻的切了一声,拽什么拽,年轻人,还给我板凉腔。我说,不敢,是你想多了。女友爸说,我没有想多,如果你要是也能到事业单位有个正式的编织,我就同意把珍珍嫁给你,要不然,你这辈子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一个穷工人凭什么娶一个公务员老婆,嫁给你,净是累赘,你也会长大,会当爸爸,我今天这话是不好听,但小子你记住,我是为了你好。我看了看他,眼睛都红了,然后关上门,还未走到楼下,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爬满了脸颊。

我想,我和珍珍再也没有未来了,可半月后,她突然来找我,我,我,我,我有了我一时也没听清楚,什么有了?女友说,就是我怀上了,你要当爸爸了。我一时呆懵了,半天回过神来,抱住她,来一个360腾空大旋转,太好了,我当爸爸了珍珍说,放我下来,再转下去我就要晕倒了。女友站住,红着脸,扑倒我怀里,我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她,不行,你爸妈知道吗?

他们怎么办?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珍珍说,你应该感激咱们的孩子,他来的是那么的及时,我爸让我去流产,我妈不舍得,我妈说你挺好的,愿意让你娶我。至于我爸,他就那个样子,他当年娶我妈,我外公是局长,他才有了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外公提拔的,我外公也没说他啥,现在凭啥挑剔你?放心吧我只要你好好的,以后加油。我看了看珍珍,媳妇,我答应你,我一定要让你做上全职太太,每天喝茶养生,瑜伽养花,旅游逛街,成为阔太。

就这样,我娶了珍珍,拜堂成亲那天,岳父脸色依然不大好,可我权当看不见,此后的逢年过节,岳母对我还不错,岳父一直都不待见。直到,我们工厂破产,我失业,生活再一次将我逼入绝境,反复失眠后,在女友的帮助下,我创业了,从工厂的选址,到办公设备的租赁,到厂房,技术,机器设备参数等的设置和操作,我都亲历亲为的学习,那段时间,短短半年,我瘦了50斤,像一片纸,轻飘飘的,直到拿到第一个订单,第二个,第三个订单越来越多,像雪花似的飘来,产品口碑越来越好,看着银行上的数字越来越大,岳父看我的脸色才有好转,偶有提及,也会说,我这女婿就是不一般,当初我就是为了激励你,激将法。对此,我都不置一词,当年那些事儿,我不会忘,男人记住过去的那些伤疤,是为了将来活的更好,更漂亮,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刮目相看。

现在我生活的很好,前年岳父退休闲着没事儿,非要让我给他找个差事儿,我只是随口一说,我们看大门的没人,要不,你做我们的门卫吧。我真的只是玩笑话,但岳父却当真了,第二天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得一套保安服,穿上后像模像样的坐在哪里。

媳妇说,瞧,咱爸开心的,逢人就夸你,现在。我爸退休前可是处长,现在给你看大门,有点委屈,但你就乐呵吧。

我说,唉人不争一块馒头,争口气,媳妇,我做到了

她点了点头,我抱住她,这些年的心酸,截止到这一刻,终于扬眉吐气,心情舒畅了。

返回顶部